•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
      1. 笔趣阁 > 正义的拳头 > 第三七五章如何解决问题

        第三七五章如何解决问题

          何东年知道事情将会非常严重,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控制,他继续道:“刘乡长,你?#33618;?#36825;样,要说话算话,还是将那个东西还给我。”

          刘浩冰再次道:“何局长,我给你说了,只要化肥是真的,我明天早上就将东西给你。”说完挂断?#35828;?#35805;。

          此时的刘浩冰心里也七上八下,毕竟,这么多的化肥如果是假的,到时候就糟了,?#22836;?#20309;东年倒是?#25105;?#30340;,最主要的就是沟石乡的群众今年怎么办,再说,沟石乡的数十万之众已经知道了他刘浩冰向县上弄到了化肥,这个时候又说化肥是假的,到时候怎么给群众解释,刘浩冰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他来到仓库中,看见许多的干部和群众都手里拿捏着一粒粒的化肥,最后许多有经验的人确定,这批化肥是假的,刘浩冰听后,心里那个怒啊,但是,没有  技术人员的确定,他还抱?#24184;?#32447;希望。

          再过了两个小时,天已经微微黑了,就在这个时候,郑刚领着化肥厂的技术人员来到沟石乡,郑刚一下拖拉机,就奔到刘浩冰跟前道:“刘乡长,那?#30343;?#25105;同学谢冬春,他是化肥厂的资深技术人员,由他鉴定应该没有问题。”

          刘浩冰快速的朝着谢冬春走去。

          谢冬春圆圆的?#24120;?#31359;着一件洗得发白的中山装,看起来非常的朴素,刘浩冰最爱朴素的人,所以看到谢冬春,就?#24184;?#31181;好?#23567;?br />
          “谢技术员,你好,我是沟石乡的乡长刘浩冰,今天麻烦您了。”

          谢冬春听后道:“你就是刘乡长,比我想像的还年轻。”

          刘浩冰现在不想听别人的恭维,赶紧道:“谢技术员,请您替我们检鉴定一下,我们乡政府今天采购的壹佰万元化肥到底是?#30343;?#30495;的?”

          谢冬春点点头。

          刘浩冰将谢冬春领到仓库里。然后打开那袋被撕裂的化肥,从里面抓了?#35805;選?br />
          谢冬春看了看化肥包装,然后将一粒化肥扔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咀嚼了一会,又从袋子里掏出?#35805;?#20511;着灯光看了看,道:“刘乡长,这批化肥是哪里来的?”

          刘浩冰听后道:“谢技术员,这批化肥是农牧局给我们乡的,我们今天拉了一天的化肥,就在最后一台拖拉机卸车的时候,这一袋摔在地上,摔破了,化?#20107;?#20102;一地,人们才发现这个化肥吃起来怎么没有味道,就猜想可能是假的,最后不敢断定,只好来找您。”

          谢技术员听后点?#35828;?#22836;道:“我明白了,不过,你说农牧局给你们供应的,那不应该啊,农牧局这次采购的这批化肥是我们厂子生产的,?#31508;?#25105;看的装的车,怎么会是假的呢?”

          刘浩冰听见是假的,走到谢技术员面前道:“谢技术员,你再看看,是?#30343;?#20551;的?”

          此时的刘浩冰想大声哭一场。

          谢冬春听后,将手里的化肥  扔进袋子里,道:“刘乡长这个化肥百分之百是假的,并且做工很粗糙,刘乡长,那你赶紧打电话向农牧局核实,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刘浩冰听后肺都要被气炸了,他怒道:“何东年简直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刘浩冰和你没有完。”

          刘浩冰对站在?#21592;?#30340;杨学文道:“小杨啊,去给我找刘洪刚副乡长。”

          正在这个时候,刘洪刚走了过来,道:“刘乡长,我在这里。”

          “摄像机呢?”

          “这是。”

          “我们去县上。”

          刘洪刚点点头。

          这时候姜振华走了过来,他已经知道这批化肥是假的,他心里也很郁闷,过来看到刘浩冰的一张脸气成了绛?#20185;?#23485;心道:“刘乡长,别着急,去找找农牧局到?#33258;?#20040;回事,千万别和人?#39029;?#26550;。”

          刘浩冰道:“姜乡长,是何东年搞的鬼,我现在就去找他。”

          这时候郑刚过来道“刘乡长,是我去农牧局拉的化肥,我和你们一起去。”

          刘浩冰点点头道:“好,那我们一起去。”

          姜振华这时候走到郑刚面前道:“郑书记,刘乡长脾气不太好,遇到事情千万别吵架,知道吗,看的将问题解决了就?#23567;!?br />
          郑刚现在也恼怒异常,毕竟,化肥是他拉来的,现在出了问题,对于他来说,也脱不了干系。

          沟石乡的桑塔纳还没有修好,刘浩冰、刘洪刚和郑刚重新做到了拖拉机上,拖拉机?#36824;?#40657;烟冒起直接朝着县城奔去。

          此时农牧局的何东年心里也七上八下,?#30343;?#28363;味,他最怕的就是刘浩冰发?#21482;?#32933;是  假的,但是没有想到刘浩冰竟然发现的如此快,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就被发?#37073;?#29616;在怎么办,怎么办?何东年现在最后悔就是听了?#25105;?#28023;的话,为了叁拾万元,将可能断送自己的前程。

          现在要化险为夷就得解决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从刘浩冰手里将自己在会所跳脱衣舞的录像拿回来,另一个问题就是赶紧找到?#25105;?#28023;对他陈述利害,将真化肥给沟石乡重新拉回去,这第二个问题是第一个问题的基础,自己得赶紧和?#25105;?#28023;交涉。

          何东年想到这里,直接拨打了?#25105;?#28023;的小灵通,?#25105;?#28023;老是不接,何东年非常的着急,一遍遍的打着,?#25105;?#28023;终于接起来了。

          这时候?#25105;?#28023;道:“何局长,什么事?#27927;?#30005;话。”

          何东年听后道:?#20843;?#20065;长,出事了,化肥今天刚拉到沟石乡就?#36824;?#30707;乡给发现了是假的,现在怎么办?”

          ?#25105;?#28023;听后道:“是假的,什么假的,我不知道啊?”

          何东年听后感觉有点不对,道:?#20843;?#20065;长你怎么能不知道?”

          “何局长,我真的知道,我还没有看你昨天给我们会所拉回来的化肥是?#30343;?#30495;的,我要去看看。”

          何东年听后道:?#20843;?#20065;长。这批化肥可是你给我的。”

          ?#25105;?#28023;听后怒道:“何局长,你可?#33618;?#34880;口喷人,你是发化肥的,我又?#30343;?#21457;化肥的,我怎么会有假化肥,你答应给我们合作社壹佰万元的化肥,昨天给了我,我很感激,谢谢,至于你那些假化肥,我可真不知道。”

          何东年也没有想到?#25105;?#28023;竟?#30343;?#20010;无赖,这时候出事了,就不?#38505;?#20102;,道:?#20843;?#20065;长,那这么说,我那叁拾万元你也不打算给了。”

          ?#25105;?#28023;听后,过了一会道:“何局长,什么三十万元,我不知道啊,我为什么给你三十万元,我脑子进水了,我记得给过你五万元,就是为了你给我发放化肥的时候痛快点,这点我承?#24076;?#20320;说的那叁拾万元我一点也不知道。”

          何东年知道自己上当了,彻?#27807;?#24213;上当了,自己被?#25105;?#28023;玩了?#35805;眩我?#28023;始?#31449;?#26159;为了那壹佰万元的化肥,这些假化肥是给自己上的套,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官,怎么会被?#25105;?#28023;给黑了呢?

          何东年一屁股坐在板凳上,?#25105;?#28023;的小灵通还喂喂喂的喊着。

          何东年知道自己今天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他将小灵通放在耳边,道:?#20843;?#20065;长,你就不怕我将我们之间的事情给组织说吗,你可别忘了,刘浩冰手里现在还有我们两个的证据。”

          ?#25105;?#28023;听后道:“何局长,我不怕,会所那点事,那个领导没有过,我向你行贿五万元这我承?#24076;?#20294;是我不行贿行吗,我不行贿你就不给我的合作社投资,况且这个合作社是田书记的政绩工程,所以,我告诉你,我不怕,你现在赶紧去解决你的危急,你竟然敢用假化肥糊弄沟石乡的老百姓,你就不怕刘浩冰来吃了你,你可要记着,刘浩冰这头狼是连田书记也害怕的。”

          何东年听后怒声骂道:?#20843;我?#28023;,你卑?#26705;?#20320;不得好死。”

          ?#25105;?#28023;笑道:“我卑鄙是真的,但是好不好死我还真的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我告诉你,我?#25105;?#28023;和官场上别的人不一样,别的人一心只为当官,我?#25105;?#28023;不一样,我当官的同时还在经商,所以,我和别人的境界不一样。”

          何东年听后挂断?#35828;?#35805;,颓废的坐在办公室说的椅子上,久久起不来,他知道自己这次完了,现在怎么办,自己即使要告?#25105;?#28023;,也苦于没有证据,到时候还要被他倒打?#35805;摇?br />
          何东年好像软了一样,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两个小时过去了,久久站不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听见哐当一声,他的门开了,是被刘浩冰一脚给踹开的。

          何东年还没有站起来,刘浩冰猛的奔过来,?#35805;?#25235;住何东年的领口,怒道:“何东年,化肥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何东年好像被霜打了一样,看着刘浩冰的眼睛,道:“化肥是假的。”

          “假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了钱?”

          刘浩冰继续撕扯着他的领口,怒道:“何东年,你也是党的?#24187;?#39046;导干部,怎么能干出如此卑鄙龌龊的事情,我问你,你怎么能干出如此卑鄙龌龊的事情?”

          何东年没有任何的动作,?#30343;?#34987;刘浩冰这么抓着,道:“我也是被骗的。”

          “被谁骗的。”

          ?#20843;我?#28023;。”

          “那批化肥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25105;?#28023;的合作社。”

          刘浩冰气恨的?#35805;?#23558;何东年推在板凳上,道:“何东年,你这次的罪大了,如果这?#25991;?#23558;这批化肥?#19968;?#26469;,那你的罪责可能还小点,如果这次的化肥找不回来,沟石乡的群众能吃了你。”

          刘浩冰说的是实话,如果沟石乡的群众现在知道老乡长何东年在背后将他们赖以生存的化肥掉了包,到时候,别说打了何东年,就是杀何东年的心都?#23567;?br />
          这时候郑刚阴沉着脸走了过来,道:“老何,我们两个可都是苗书记的亲信,在沟石乡玩的不错,你怎?#27492;?#20063;骗啊,你可知道今天来拉化肥的是我,如果再过上这么一?#38382;奔洌?#26816;查出来化肥是假的,到时候我他妈的也说不清楚,知道的,我是被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将化肥给卖了呢,老何,你他妈的做事也太没有原则了。”

          何东年再次被郑刚数落一通。

          刘浩冰知道现在时间很紧急,就怕?#25105;?#28023;将  化肥给转移了,道:“赶紧想想办法,何局长,?#25105;?#28023;这样将化肥弄去,他就不怕违法吗?”

          何东年摇摇头道:“不违法,你们没有找我要化肥之前,这批化肥我本答应给他的,你可知道,他和别人成立的合作社栽植的葡萄园,那是田书记的政绩工程,去年和最近这一?#38382;奔洌?#20961;是来安平县检查的省市领导,都要来?#21890;?#33889;萄园,所以,给他们的合作社供应化肥也是田书记首肯的,但是,你们要化肥,还采取了一?#30423;?#19979;流的手?#21361;?#26368;后梁县长搭话,我才答应给你们的,后来,我打算给你们化肥的时候,何东年对我说,他可以给你们弄批假化肥,将真化肥给他们,他们可以给我钱,最后,你们发现了化肥是假的,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不但不给钱,也不承?#24076;我?#28023;,他妈的简?#26412;?#26159;个狗?#21448;幀!?br />
          何东年气氛的骂着。

          刘浩冰知道现在骂也解决不了问题,要解决问题,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找梁县长,除此之外,毫无办法。

          “我们一起去找梁县长。”

          何东年听后道:“去找梁县长?”

          “对,找梁县长,何局长,现在只有找到梁县长,让梁县长协商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不然,我告诉你,何局长,你的问题严重了,这不仅仅是你要坐牢的问题,而是沟石乡那些食不果腹的群众能?#33618;?#39286;过你的问题,到时候,一人一脚也会踢死你。”

          何东年听后想了想道:“好,我们现在就去找梁县长,我现在想通了,这次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将化?#39318;?#22238;来。”

          刘浩冰点点头,道:“我们现在就去。”

          不过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刘浩冰不知道梁宏达还在不在办公室,。

          几个人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县政府奔去。

          他们来到县政府,快速的来到梁宏达办公室门口,刘浩冰走上前去,敲了敲门,不见有人回应,刘浩冰转过头来道:“看来,梁县长不在。”

          何东年着急的问道:“那怎么办?”

          刘浩冰道:“我有他的电话,我们给他打电话吧。”

          几个人又朝着政府办办公室走去,这时候看见梁宏达的秘书冯鑫从办公室里出来,他看到刘浩冰一惊,马上恢复平静,道:“刘乡长,你怎么来了?”

          刘浩冰道:“找梁县长。”

          http://www.90923270.com/37_37428/598755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0923270.com。笔趣阁?#21482;?#29256;阅读网?#32602;簃.biqubook.com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2.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
          1.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