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
      1. 笔趣阁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线希望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线希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90923270.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长公主府

                小郡主略淡妆,半卧在躺椅?#24076;?#20957;神画画。

                “别闹,小芸。”正画画小郡主被一双手蒙住眼睛,平日里最爱和小郡主的闹的就是贴身丫鬟小芸,小郡主伸出手推着。

                小郡主推着,人还是不动,就装嗔怒样子说:“哎呀,我都猜出是你,你还闹,小心我跟娘告状,打你板子。”

                小郡主用力将捂着自己的手推开,一看,见是母亲长公主。

                原来是娘来跟着自?#21644;媯?#23567;郡主一惊,接着就低髻向着娘行礼:?#38712;?#26469;是母?#29366;?#20154;来了!”

                “你这小?#19968;錚?#35265;到娘,还这么多礼数。”长公主伸着手指在小郡主额上就是一点。

                “娘,疼。”小郡主瘪嘴,揉着额说。

                “你这小?#19968;錚?#25105;都没用力,哪来的疼。”长公主装着生气说。

                “娘,我跟你开玩笑嘛。”小郡主上前拉着娘的胳膊说着。

                长公主见小郡主这模样,不由一笑,坐在小郡主一侧打量了一番小郡主的画,画上画着鸳鸯戏水图,活灵活现,亲亲密密,?#26412;?#30456;绕。

                看着画,长公主叹息一声:“你啊,还是还没放下心思。”

                说着,神色中就带着一些落寞,小郡主自己多次劝,不想还?#34892;?#24605;,长公主看着画,似就看透了小郡主的心。

                “娘,没有啊,?#19968;?#20010;鸳鸯图,你也总多想,?#38405;?#26085;他坐船离去,我就没有再想他了,你又何必还来劝我。”小郡主不依。

                “你是我生出来,一手养大,?#19968;?#19981;了解你?”长公主靠近,轻轻伸出手抚着小郡主的清瘦的脸说着。

                “你看你,才过去几个月,人瘦了这么多,娘心里疼。”长公主看着小郡主怔怔说着。

                “娘,你别?#30423;恕!?#23567;郡主听长公主的话,心里?#34892;?#38590;过,连忙说。

                “最近娘又得了一首诗篇,是那人所作。”长公主拿出一张诗词。

                “娘,拿给我看看。”听着长公主话,小郡主就双眼有神了起来,伸着手去接过写了诗词的纸张。

                将着诗词拿在手中,小郡主从上而下就是读着下去。

                读着沧海月明珠有泪时,就哽咽了起来,似乎她就是那个鲛人,哭泣中化成?#35828;?#28404;明珠。

                “此情可待成追忆??#30343;塹笔?#24050;惘然。”

                “是他给他的青梅所写?是说再也不见的意思?”小郡主看着自己母亲就问,眼神中似乎?#34892;?#24076;望,诗?#25163;?#24102;着哀怨长?#23601;?#24796;,似乎在述说着长久错过,又以着未来伤心?#35828;?#36523;份长叹。

                长公主看着小郡主:“我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36824;?#35799;?#30343;?#20026;心上人而坐,是给着他心上?#35828;?#22993;母所做,据说这女子姑母多是挑剔,不想裴子云做得诗讽刺人。”

                “哼,他那么好,凭什么还挑剔。”小郡主听消息,自长公主怀里站了起来,一脸的不平。

                “你才说?#30343;?#24536;了,叫你嘴倔,一下诈出来了。”长公主说着,眼中带愁,自?#21495;?#20799;才是见了几面,就是情根深重,这如何是好?

                “娘,后来怎么样了嘛?跟我说说。”小郡主伸手去推长公主撒娇。

                “后来,后来他心上人姑母是许了,没有再挑刺,也是伤心人呢!”长公主叹息了一声说着。

                “这事,皇帝听了都是久久无语。”长公主说,听着长公主的话,小郡主也跟着笑了起来。

                小郡主笑了一会,突?#20174;?#36807;来,盯着自己的母亲:“娘,你今天就是来诈我?原本你都不许我让下人打听他的消息,今日又为什么将这些消息告诉于我?是想让我断了念想?”

                “你每日消瘦,瘦在你身?#24076;?#30140;在娘心里。”长公主轻轻将着小郡主搂在怀里:“他有他的心上人,也有他的生活,你?#28216;?#30495;正走入他的世界,就算你再怎么思念,他都不会晓得。”

                “娘,别?#30423;耍?#20320;说的我好难过。”小郡主靠在长公主怀里哭了起来,止不住的泪水,或是因为许多天没有好好睡,或是得了消息大喜大悲,她哭着,渐渐睡了过去。

                看着怀里小郡主睡了,长公主和服侍嬷嬷将小郡主抱上床。

                “这些日子,都给小郡主准备补益气血吃食,多和小郡主说话,听见没?”出了小楼,长公主脸色一变,向服侍的丫鬟就大声训斥。

                “是,长公主殿下。”丫鬟都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大声应着。

                小楼内,小郡主睁开了眼,自床上起着身子,拿着画笔轻轻绘?#25490;?#23376;云的脸,带着眼泪,一不小心,一滴泪水就是从睫毛上掉落,滴在了画卷?#24076;?#23558;画打模糊,又捂着脸,无声哭了起来。

                长公主在外转过一个走廊,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着身侧的女官,就说:“将诗篇递给忠勤伯,也让他读读,看他怎么想,怎么看。”

                “是,公主殿下。”女官接过诗篇就是转身去伯府转交信件。

                “长公主,你今日为?#25105;?#25361;明着事,小郡主本已憔悴,这样样伤心对着身子不利。”跟随在长公主身侧的老嬷嬷就说着。

                小郡主是老嬷嬷带大,在夺取天下前,还是熟悉的邻居,自有着情分,此时见着小郡主的模样,也是难过。

                听着老嬷嬷的话,长公主眼中是闪过一道无奈惋惜:“长痛不如?#25487;矗?#22826;子?#30171;?#26159;好事,但对裴子云未必是好事,人都要没了,等那一日,她突兀听着消息,还不如现在揭破,让她死了心,不然等那日,我不知道她怎么活。”

                “要是裴子云此次不死,等太子登基,凭这大功却也可加封,那时说不定就可以和她在一起。”

                “?#36824;?#26159;好是坏,总得揭破。”

                “唉,皇家的事,有时看透了又如?#25991;兀?#36824;?#30343;?#36523;不由己,不要说出去了。”长公主叹息了一声,就是向前而去。

                “是,长公主殿下,老奴晓得。”老嬷嬷应着。

                忠勤伯府

                “忠勤伯可在?”女官牛车在忠勤伯府门口停了下来。

                “您是?”伯府内门打开,走了出来一人见?#25490;?#23448;就是行礼。

                “我是长公主府中女官,长公主命?#21307;?#20449;送至贵府。”女官上前将着腰牌在伯府面前露了个脸,紧接将着信递?#24076;?#36825;人连忙上前查验腰牌,接过信件,又送着进去了。

                伯府入内,隐隐传来的笙萧琴瑟之声,这人似知道忠勤伯的位置,直接奔向了花园,转过几道回廊,?#23545;?#26395;去,见花园中修了一座水榭,汉?#23376;?#26639;石桥曲曲折折,垂柳下摆着石桌竹椅。

                “伯爷,刚才有长公主府中女官送着一封信过来。”这人上前,将信递上。

                原本正在池塘喂着金鱼忠勤伯,眉一挑,神色中带着一些好奇:“长公主好端?#35828;?#36865;什么信件?”

                忠勤伯将信件接过,抽出来看了一眼。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年华。”

                入目就是诗句一篇,下面读去,原本挑着眉的忠勤伯,似乎在品味着,将信件看完,上面是写素月门主为难裴子云,裴子云数步而作此诗之事,读完忠勤伯就是长?#33606;骸?#19968;弦一柱思年华,我又不何尝思念往事呢,?#30343;?#25105;对不起素月。”

                这话说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

                “老爷?长公主信上莫非写了些要紧的事?您这幅模样?”管家见着自家的伯爷这模样,就是上前问。

                “也没有什么,?#30343;?#38271;公主送了一篇诗过来,读着?#34892;?#24863;伤而已。”忠勤伯听着身侧?#35828;?#35805;,就说。

                “伯爷,诗是何人所做??#30343;?#21548;着几句,的确精妙,伯爷不点评下?”身侧管家就拍着马屁。

                “没有必要。”忠勤伯就这样说着,语气平淡,管家听得莫名其妙,伯爷素日里最爱诗篇,最近一时闻名裴子云的诗篇,就多有收?#20800;?#36825;次看着这诗篇却是这样模样?

                管家跟在一侧,?#34892;?#25285;忧,又不敢多问。

                “?#21644;?#38663;怒,派出特使领甲士出行,这已是必死之人,不需评价,长公主将这事递着过来,又想做什么呢?”忠勤伯暗暗想着。

                “总不至于就是打趣我?”

                “等等,莫非,长公主还存着一线希望?认为裴子云能在?#21644;?#32478;杀?#24405;?#25345;到太子登基?”

                忠勤伯灵光一闪,若有所悟,不由哑?#30343;?#31505;,作堂堂参与过开国的伯爷,他见识的战争?#36884;?#20107;多了,自?#24187;?#30333;,在这种情况下,?#21644;?#21457;怒杀个裴子云,谁也不会阻止——皇帝不会,太子不会,长公主不会,别人更不会,哪怕裴子云诗名满天下!

                裴子云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重重绞杀里挣扎活到了太子登极,那时太子就会隆重褒赏,那?#26412;?#21193;强有资格娶小郡主——很奇怪?

                不,这就是政治。

                “长公主终是女人,还存着一线希望,也?#36816;?#22899;儿心软了。”

                “?#36824;?#35201;是裴子云真活下来,我就算给个举荐又怎么样呢?还可以得长公主、太子、良娣、甚至皇孙的?#19981;丁!?

                “那,现在,你就挣扎着活下去吧!”

                忠勤伯想着伸着手,将信件扔进了池塘,池子里的金鱼,是以为是好吃,都?#36861;子?#26469;,围绕在信件啄着,信件被些金鱼都是啄着四处飘动,渐渐沉了下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iqubook.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22253;?#21516;步。

          http://www.90923270.com/2_2043/5939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0923270.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2.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
          1. <div id="ue5ng"><ol id="ue5ng"><mark id="ue5ng"></mark></ol></div>
            
            
                <div id="ue5ng"><tr id="ue5ng"></tr></div>

                <em id="ue5ng"><ol id="ue5ng"></ol></em>
                <em id="ue5ng"></em>
              1. 6合开奖 nba火箭 平码3中3几倍 福建22选5开奖查询 福建快3第三位振幅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三公式 河南十一选五下载 体育七星彩开奖结果 网球比赛 平特精选料 双色球058期历史同期号码汇总 今日安徽快三开奖结果 排列三走势图2000期360 介绍篮球的作文 广东时时彩投注网